光泽县人民法院欢迎您 www.gzfy.gov.cn
| 站内搜索:
法院微博|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法院概况 新闻中心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法院文化 法院调研 今天是:
庭审信息 | 庭审公开 | 审务公开 | 文书公开 | 中介机构 | 工作报告 | 法官信息 | 陪审员信息 | 拒执者曝光 | 执行公开 | 法院公告 | 开庭公告 | 送达公告 | 统计数据 | 预决算公开
您当前位置:光泽县人民法院 >> 司法公开 >> 文书公开 >> 行政案件 >> 浏览文章
魏海燕与光泽县公安局坪山派出所治安管理行政处罚一审行政判决书
时间:2014年04月10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福建省光泽县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3)光行初字第7号
 

    原告魏海燕,女,汉族,1971年12月9日生,光泽县鸾凤乡茶果场场医,住光泽县。

    委托代理人任建民,福建胜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光泽县公安局坪山派出所,住所地光泽县杭川镇乌君街1号。

    负责人王忠,所长。

    委托代理人张光华,男,1964年10月10日生,汉族,光泽县公安局法制大队教导员,住光泽县。

    委托代理人陈世宏,男,1976年7月4日生,汉族,光泽县公安局坪山派出所民警,住光泽县。

    第三人伍世荣,男,1965年12月30日生,汉族,农民,住光泽县。

    委托代理人伍世才,男,1956年2月8日出生,汉族,光泽县崇仁乡政府干部,住光泽县。(伍世荣之兄)

    原告魏海燕诉被告光泽县公安局坪山派出所治安管理行政处罚一案,于2013年11月25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于同月27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伍世荣与本案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2月1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魏海燕及其委托代理人任建民,被告光泽县公安局坪山派出所委托代理人张光华、陈世宏,第三人伍世荣及其委托代理人伍世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3年10月24日,被告光泽县公安局坪山派出所作出光公(坪山)行罚决字[2013]第0304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2013年7月9日下午在光泽县鸾凤乡茶果场交塘边,因拆房顶,魏海燕殴打伍世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对魏海燕处以罚款500元。

    原告魏海燕诉称,被告作出的光公(坪山)行罚决字[2013]第03043号行政处罚决定程序违法,被告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前未履行告知义务,在决定书中未载明原告违法行为的法律依据,且超过法定办案期限。原告并未殴打伍世荣,违法事实没有证据证明。综上,被告作出的处罚决定认定事实错误、程序违法,请求法院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光公(坪山)行罚决字[2013]第03043号行政处罚决定。

    被告光泽县公安局坪山派出所辩称,被告在7月12日向原告送达《行政案件权利义务告知书》,在处罚之前有告知其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原告殴打伍世荣有当事人陈述、证人证言、辨认笔录以及《法医学伤情检验意见》等证据证实。综上,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处罚适当,请求依法维持被告的处罚决定。

    第三人伍世荣述称,原告殴打第三人,理应受到行政处罚。

    被告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
1、受案登记表,证明被告于2013年7月13日依法受案。
2、行政处罚告知笔录,证明被告履行了罚前告知义务。
3、光公(坪山)行罚决字[2013]第0304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及送达回执,证明被告于2013年10月24日对原告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并送达给原告及伍世荣。
4、传唤证及家属通知书,证明被告依法对魏海燕进行传唤并通知其亲属。
5、法医学伤情检验意见书,证明光泽县公安局法医对伍世荣进行伤情鉴定,结论为轻微伤。
6、鉴定意见告知书及送达回证,证明被告将伍世荣伤情鉴定意见告知伍世荣及魏海燕。
7、光泽县医院诊断证明书及送达回证,证明伍世荣的伤情以及被告将该诊断证明书送达给魏海燕的事实。
8、对伍世荣、叶道元、魏仲孟、叶小兰、魏海燕、魏海鹰、刘军、官守辉、樊晓明等人的询问笔录各一份,证明被告对双方当事人及在场人进行了调查询问。
9、辨认笔录一份,证明刘军对违法嫌疑人的辨认经过。
10、福建双牛酒业有限公司的通知一份,证明事件的起因。
11、到案经过、魏海燕户籍信息及查询违法前科信息记录一份,证明魏海燕接受传唤、其身份信息以及无犯罪前科的情况。

    被告提供其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
原告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材料有:
1、现场照片三张,证明双方发生纠纷的现场位置。
2、原告之母叶小兰的病历,证明叶小兰被伍世荣打伤。

    原告在举证期限内申请证人魏海鹰(原告胞妹)出庭作证,经本院予以准许,证明事发当日原告及其家人并未殴打伍世荣。
第三人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上述证据均经庭审质证,本院结合各方的质证意见,对上述证据作如下认证:

    被告所举证据1、3、4、5、11经原告质证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所举证据2(行政处罚告知笔录),原告质证后对其真实性无异议,对其关联性有异议,认为被告在告知违法事实时并未指明是魏海燕殴打伍世荣,亦未告知原告享有的权利义务,且在告知后6分钟便送达处罚决定书,未给予原告充分的申辩时间。本院认为,该份证据可以证明被告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对原告进行告知的内容及原告的申辩情况。被告所举证据6、7(鉴定意见告知书、光泽县医院的诊断证明书及送达回证),原告对鉴定意见告知书及光泽县医院的诊断证明书无异议,对送达回证有异议,认为被告并未将该两份材料送达给原告。本院认为,鉴定意见告知书及光泽县医院的诊断证明书可以证明第三人的伤情,在送达回证上体现送达见证人为华道顺,其为被告单位的驾驶员,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中关于送达见证人资格的规定,因此该二份送达回证不能证明被告有将鉴定意见告知书及光泽县医院的诊断证明书送达给原告。被告所举证据8(被告对双方当事人、在场人及相关人员的询问笔录),原告对于询问笔录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不能证明原告有殴打伍世荣,其中对第三人及叶道元的询问笔录中均未体现魏海燕用木棍殴打伍世荣,此外,事发时刘军并不在场,不可能看到事发的经过,且其陈述与第三人及叶道元不一致,其陈述不真实,而其他人员的询问笔录中无法体现原告有殴打第三人。本院认为,该组证据可以证明被告对双方当事人及相关人员进行调查询问的情况。被告所举证据9(辨认笔录),原告质证后对其真实性无异议,对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认为辨认程序不合法,被告在误导证人。本院认为,《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八十八条规定“辨认时,应当将辨认对象混杂在特征相类似的其他对象中,不得给辨认人任何暗示。”,被告提供的供辨认对象中仅原告一人戴眼镜,不符合该项规定,因此该辨认笔录不够客观,本院不予采信。被告所举证据10(福建双牛酒业有限公司的通知一份),原告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本院认为,该证据与本案纠纷无直接因果关系,对该证据不予采纳。第三人对被告所举证据无异议。

    原告所举证据1 (现场照片三张)经被告及第三人质证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所举证据2(叶小兰的病历),被告及第三人对其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联。本院认为,本案审理的是被告对原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合法性问题,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不予采纳。

    对于原告所举证人魏海鹰的证词,被告及第三人均认为证人陈述与事实不符。本院认为:事发时,在发生纠纷的巷子里有原告、原告父母、证人魏海鹰以及第三人伍世荣等人,伍世荣在纠纷发生后即被送往医院,医院的诊断书及法医学鉴定报告均可证明其在纠纷中被打伤,而证人陈述其家人均未动手殴打第三人,其证言不客观,且证人系原告的胞妹,其证言的可信度较低,对该证人证言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上述有效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3年7月9日下午,福建双牛酒业有限公司雇佣伍世荣、叶道元俩人前往光泽县鸾凤乡茶果场内拆除原告魏海燕父母魏仲孟、叶小兰自建的厨房。到现场后,叶道元爬上厨房屋顶拆瓦片,第三人伍世荣站在地面上扶楼梯。魏仲孟夫妇所居住的房屋与该厨房之间隔着一条约三米宽的巷子,俩人见此情景便与第三人在巷子内发生纠纷,原告胞妹魏海鹰见状也从住处来到巷子内,拨打110报警,并电话通知原告,原告随即赶到现场,双方在巷子内发生争斗。不久,被告光泽县公安局坪山派出所的三位民警赶到现场,第三人被送往光泽县医院治疗,经诊断为轻型颅脑闭合性损伤、左肩部软组织损伤、双耳聋原因待查。光泽县公安局于同年9月10日作出(光)公(刑)鉴(医)字第[2013]052号法医学伤情检验意见书,认定第三人的伤情属于轻微伤。被告于2013年7月13日对本起纠纷立案受理,分别对伍世荣、叶道元、魏仲孟、叶小兰、魏海燕、魏海鹰、刘军、官守辉、樊晓明等人进行了调查询问,并由刘军对12张妇女人像照片进行辨认,刘军指认原告是在争斗中用木棍打人者

    2013年10月24日,被告对原告进行罚前告知后向其送达光公(坪山)行罚决字[2013]第0304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原告对该决定不服,在法定期限内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一条规定“治安管理处罚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决定;其中警告、五百元以下的罚款可以由公安派出所决定”,被告具有作出本案行政行为的职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行政处罚必须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本案中,在事实认定上,处罚决定书仅体现 “魏海燕殴打伍世荣”,至于其如何殴打、殴打过程以及造成的后果等都未表述清楚;在证据上,被告认定魏海燕殴打伍世荣主要依据为伍世荣本人陈述以及证人叶道元、刘军的证言,但三人对于具体情节的陈述各不相同、存在矛盾,达不到证据确实充分的要求。因此,被告的该处罚决定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同时,被告进行处罚前告知程序不规范,未明确告知原告违法的事实。原告提出的被告超期办案的问题确实存在,但这并非撤销行政决定的法定理由。综上,被告对原告作出的光公(坪山)行罚决字[2013]第0304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程序存在瑕疵,依法应予撤销,原告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3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被告光泽县公安局坪山派出所作出的光公(坪山)行罚决字[2013]第0304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本案受理费50元,由被告光泽县公安局坪山派出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黄 英
             审 判 员 陶晓熔
                          人民陪审员  刘玉成
 
 
                二0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陈惠君
 
 
 
 
附本案依据的主要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 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以下判决:
  (一)具体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判决维持。
  (二)具体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1、主要证据不足的;
  2、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
  3、违反法定程序的;
  4、超越职权的;
  5、滥用职权的。
  (三)被告不履行或者拖延履行法定职责的,判决其在一定期限内履行。
  (四)行政处罚显失公正的,可以判决变更。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
第三十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违反行政管理秩序的行为,依法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行政机关必须查明事实;违法事实不清的,不得给予行政处罚。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条:申请执行人光泽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与执行人朱火土、沈金梅计划生育行政非诉行政裁定书
下一条:周建彬与光泽县住房保障和城乡规划建设局房屋登记管理一审行政裁定书
网站首页 | 法院概况 | 新闻中心 | 司法公开 | 诉讼服务 | 法院文化 | 法院调研 | 联系方式 | 使用帮助 | 站点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 © 2014-2024 gzfy.gov.cn,All Rights Reserved. 光泽县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闽ICP备14004967号
地址:光泽县城南新区光明大道(县综合医院迁建项目对面) 电话:0599-7937883 传真:0599-7927808 邮编:354100
(建议使用1024*768或以上分辨率,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为最佳效果) 技术支持:光泽网